なるせ ゆうこ.

反鸡汤小战士||小学生文笔脑洞大无边´_>`||咸鱼国国王||乐于挖坑,填坑龟速||维勇固定派||薛洋的女朋友❤

#维勇#迷途之森·02

#童话风# #私设有# #原创人物有# #幼年勇利##目前处于育成期# #育成阶段不会有车#

#勇利属于维克秃,OOC属于我# #小学生文笔# #不定期更新#

维克托是被一阵痛感弄醒的,随后他睁开眼就看见黑色短发的孩童整个身体都差不多离开了温暖的被窝,正抱着自己的头,眼睛紧闭嘴里不断啃咬着他的白色耳朵还时不时的喃喃几句。维克托眯了眯眼无奈的叹了口气,将勇利重新塞回被窝里。重获自由的耳朵向两边动了动。

维克托望向窗外,太阳那耀眼的光芒刺的他有些眼疼,抬起手挡了挡。估摸着时间也不早了便轻手轻脚的自己先起了床。

维克托站在厨房里盯着眼前一堆食材。“小孩子能吃什么呢?”这么想着的时候,忽然感受到自己衣角被什么扯动着。

下意识的低头看去,不知何时已经自己起床的勇利正抬着头眨着眼睛看着维克托:“维恰,饿……”

[比起我想不如直接问本人想吃什么来的直接]这么想的维克托蹲下身做到和勇利平视后轻声开口:“勇利,想吃什么呢?”

黑色的小脑袋左右看了看,随即锁定在了架子上一个长方形盒装的物体,伸出手指了指那盒子。

维克托顺着勇利手指的方向看去,发现那是之前某瑞士狮子开玩笑送给自己的成人礼——一盒谷物麦片。

[这还真是得谢谢克里斯了]维克托在内心感叹了一句后走到架子前拿下了麦片,顺手从冰箱里将牛奶也拿了出来倒入碗中放入微波炉里加热。

勇利乖巧的坐在位置上,吃着自己的早餐。或许更贴切的说是午餐。

“维恰,不吃吗?”勇利舀了一勺碗里的谷物,然后举起勺子似是有意想给维克托吃。

维克托被勇利突然的举动有些楞,轻笑了一声后摇了摇头:“我不饿,小猪自己吃就好。”作为一头健全的狼,他怎么可能会去吃谷物这样的东西。

“等一下会有客人来哦,勇利要乖一点。”

“客人……?跟维恰一样吗?”

“不一样哦,是一只很有趣的小猫。”

勇利沉默了一会儿,像是想到了之前在森林里的对话带着一丝不确定的再次开口:“Yuri……?”

“哇哦!勇利的记忆真好。是……”维克托还想继续说什么的时候,房门却被猛的踹开了。

“维克托!!!听说你昨天带走了人类的小孩子?!”金发少年一进门就对留着银色长发的白狼怒吼着。

“尤里奥你来的真快,我刚刚还在和勇利说你呢。”懒散中带着一丝戏谑的声音响起。

“哈???尤里奥是谁??勇利又是谁??”金发少年满脸疑问的盯着维克托。

“尤里奥是你啊。勇利就是你刚刚喊的「人类的小孩子」”维克托侧了侧身,这才将自己先前背后挡着的勇利展露出来。

金发少年盯着勇利看了一会儿,随后再一次发出了怒吼。

“我叫尤里·普利赛提!!不叫尤里奥!!!!!”

“诶~可是两个Yuri会分不清啊。所以从现在起尤里就叫尤里奥了。”维克托的嘴变成奇怪的心形后一脸笑意的看着被称为尤里奥的金发少年。

尤里奥还想反驳什么,但想起还有更为重要的事情只能将自己心中一团的火气暂且压抑下去。

“你准备怎么办?”再度开口的尤里奥,语气比起先前,着实冷静了不少。

维克托动了动自己雪白的狼尾,并没有想开口回答尤里奥问题的意思。

尤里奥啧了一声:“你难道准备在今晚你的成人宴会上表演一下你进食的样子?!”

“这可真是个不错的主意。”维克托的脸上始终挂着微笑。

尤里奥看着那张欠揍的笑脸,感觉自己现在的肺都要气炸了。快步走到维克托面前,一把揪住他黑色衬衫的领子。

“我没有在跟你开玩笑!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维克托脸上的微笑消失不见,抬手拿掉了尤里奥握住自己领子的双手。接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只手捏着尤里奥的面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冰蓝色的眼中竟有些许的冷意。

“这不是你应该管的事情,尤里·普利赛提。”

一时之间两人周围的气息冷的可怕,谁都没有再次开口。

尤里奥打掉了维克托捏着自己脸颊的手,并向后退了一步,眼睛再一次望向维克托身后那黑色的小脑袋。似乎是感受到了视线,勇利对上了尤里奥的眼睛。两人对视了一些时间后勇利先向尤里奥搭话了。

“唔…猫先生…?”

“哈??猫???老子是老虎!!真的是够了,烦死了!!等会儿奥塔别克会来接你的。”怒吼完之后的尤里奥摔门而去。

看着金发青年愤怒离去的背影,勇利以为是自己做错了什么惹得尤里奥生气了。黑色的小脑袋低了下去。维克托像是知道了勇利的想法一般:“不是勇利的错噢。”

小脑袋小心翼翼的抬了起来,盯着维克托看了一会儿后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维克托被这突如其来的微笑一震,总感觉自己之前好像也受到过这样的精神攻击。

“维恰,等一下是要出去吗?”勇利顿了顿后,眨着棕红的眸略带着一丝可怜感,软糯的声音再度响起:“唔…是一个人吗?”

维克托·精神重创·尼基福罗夫。

维克托摇了摇头:“勇利也要一起去。”

听到自己不用一个人呆在家时,勇利的天使微笑又再次回到了他稚嫩的脸上。

“不过我得先给小猪准备一套衣服才行。”

这么说完的维克托拿出自己的手机,拨了电话后随意的向对方交代了几句便挂了。

在等着奥塔别克到来的时间里,维克托也稍稍打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

....

........

.............

“尤里他只是有点烦躁。我想你也知道,为了能从这座被诅咒的森林里出去并完全成为人类。只有喝干人类的新鲜血液。”正在驾驶的男人略低沉的声音在黑色轿车中响起:“而你又在昨天将人类的孩子带走了,你知道现在有多少人想杀你吗?”

“目前的话两千左右吧?”银白色长发的男人笑着回答了。

“你的情报网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方便。”

“奥塔别克,你猜今天晚上过后这个数字会变成多少?”

“你想做什么?维克托?”奥塔别克握在方向盘上的手加重了些力度,他明白坐在后座的那位可不是个省事的主。

回答他的是一声口哨声。

之后的路程车里再无谈话,剩下的只有黑色小团子平缓的呼吸声以及偶尔冒出的几句梦语……。

豪华的别墅内早已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存在”。表面上他们都随意的交谈着,仿佛一位位都是交情已久的老朋友。然而每个人心里都清楚,今晚他们的目标可都是同一个人。

刚睡醒的勇利用小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身上那有些污点的衣服也被换成了一套黑色小西服。睁着棕红而又明亮的眸带着强烈的好奇心打量着四周。

“维克托哥哥!”身着粉色公主裙,扎着双马尾并且与维克托有着同样白色耳朵与毛绒绒尾巴的少女激动的走向维克托。

“哇喔,我亲爱的妹妹可真是又长高了不少。”听到来自维克托的夸奖后,少女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成长的可不只有身高!为了将来能成为维克托哥哥优秀的妻子,我可是学习了很多的。”少女抬起头眼中充满着未来自己嫁于眼前这个男人的种种场景。维克托伸手拍了拍少女的头,没有接话。

说实话维克托对名为“恋爱”的情感并没有兴趣。尼基福罗夫家族作为最有名的狼族,其中的纯血白狼数也相当稀少。为了保持血统的纯净,便出现了近亲结婚的现象。

这对于人类来说可真是一件疯狂的事。

月色渐深,宴会也进入了尾声。

“谢谢各位来到维克托的成人礼宴会。”站在台上的老者报以礼貌性的微笑,不过台下的各家族可不乐意走这套流程。

“维克托在哪里?人类的孩子在哪儿?”

“尼基福洛夫家是想独吞?”

“按之前说好的应当共享不是么?”

“别再那儿继续假惺惺的了!赶紧把维克托叫出来给个说法!”

………………

台下的声音越来越多,语气也一个比一个尖酸刻薄。老者的脸色也随着变的难看。同样站在台下的尤里奥急的只想给那些叽叽喳喳的嘴每人一脚,在他身旁的奥塔别克拦着尤里奥。

“关于此事,我们之后会再次召开会议商量的……”老者的话还未说完,台下就炸开了声。

“这可真是个惊喜,原来你们都这么想见我?”不知何时,在老者的身旁多了一个身影。一身黑色西服,本有着的银白色长发,如今却变成了短发。前额的刘海遮住了一只冰蓝色的眼睛,让人捉摸不透他的情绪,身后的雪白狼尾随意的摆动着。

老者楞了楞,台下的所有人也都楞了。整个宴厅一时之间骤的安静了。

之前的维克托带给他们的多半是一种温文尔雅的感觉,多一分柔气,少一分魄力。因为长发的缘故,时常让人有些分不清性别。而此时站在台上的他,只是那样静静的站着便有着帝王的魄力,让人不禁想跪于他的脚下。

维克托看着眼前的景象,笑出了声:“怎么一个个都不说话了?不是要找我吗?”

“你出来干什么?还嫌事不够麻烦吗!?”老者瞪着眼前正笑吟吟的人。

“雅科夫别生气嘛,我就是来解决的啊。”维克托说完向老者抛了个wink。刚想破口大骂的老者,却被维克托接下去的举动震惊的忘了自己要骂什么。

维克托从自己的身后抱出了一个黑色短发的孩子。

毫无疑问,那就是勇利。

“维克托你在搞什么!?你怎么能把他带到这里!!”雅科夫对着维克托吼着。维克托动了动自己那因雅科夫高分贝而受罪的耳朵,却并没有回应雅科夫的意思。

人类的气味迅速在这宴厅里扩散着,一阵阵从喉咙里发出的低吟此起彼伏的回响在宴厅中。一双双被野兽本性染红的眸,紧盯着勇利。

黑色小团子害怕的抖了抖,幼小的身体又往维克托的怀里缩了缩。稚嫩的小手牢牢抓着维克托的黑色西服。

维克托摸了摸勇利柔软的黑发,用着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到:“等一下勇利会痛噢,能稍微忍耐一下吗?”

棕红而又明亮的眼睛看向那双冰蓝色的眸眼。幼小的他不知为什么总对眼前这双冰蓝色眼睛毫无抵抗力,他愿意去相信他。他一定不会做伤害自己的事。

黑色小团子点了点头。维克托在他的额头亲吻了一下:“乖孩子。”

台下的野兽们早就已经按耐不住, 此时见维克托迟迟不表态,内心的怒火更是窜高了不少。

维克托也看出来了:“接下去我将展示我今天站在这里的意图。”

维克托接着的举动让尤里奥差点尖叫出声,他断断续续的自言自语着:“维…维…克托…他是…认真的…他…他真的没有在开玩笑…”

身旁的奥塔别克眉头紧皱,一言不发。却是想到了之前车里的谈话。

维克托的头埋在勇利的脖颈处,尖锐的狼牙刺破了幼嫩的皮肤。勇利发出了呜咽声,但始终忍着不去挣扎。血红的液体源源不断的从伤口流出,还未来得及被舔舐的便落在了维克托黑色的西服上形成了一个暗红色的圆点。

勇利只觉得自己眼前的一切都变的模糊起来,神智也有些昏昏欲睡。确实他也是如此的睡了过去。

“睡吧,醒来后一切就不会再害怕了。”

维克托看着他已经闭上眼,便也停止了继续吸血的动作,伸出舌头舔去了嘴角残留的血液。

[这还真像个吸血鬼呢。]维克托在心中暗暗说了一句。

“吸干人类的血液便能成为人类只不过是传言罢了。今日我想给大家证明的便是这点。”维克托说完后留下那还在震恐中还未回神的人群,自己抱着睡着的勇利悄然离开了。

这一晚,是颠覆一切的夜晚。

纯美的月色洒在了这座被诅咒了千年的森林,命运的齿轮也在今晚开始了转动,所有的一切都将从这里开始………

tbc.

——————————————

本来想在情人节发的,当没想到就被自己拖到了现在orz…懒癌真是要人命。

评论(7)
热度(22)

© なるせ ゆう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