なるせ ゆうこ.

反鸡汤小战士||小学生文笔脑洞大无边´_>`||咸鱼国国王||乐于挖坑,填坑龟速||维勇固定派||薛洋的女朋友❤

#维勇#迷途之森•01

#童话风# #私设有# #原创人物有(目前不会出现# #幼年勇利# #前期不会有车,后期可能有# #目前处于育成向#

#勇利属于维克秃OOC属于我# #小学生文笔# #不定期更新#

 

  阳光透过淡薄的云层,温煦的照耀在这安逸的森林中。在这样一片安乐的森林中,今天却有着与以往不同的一丝躁动……。

 “你听说没有啊,在断崖那边有一个孩子。”

 “孩子有什么稀奇的?估计又是哪家的跑去那儿玩了吧。“

 “我还没说完呢!那可是人类的孩子!”

 “人类的孩子!!?人类怎么会进到这座森林里?!“

 “我也想知道啊,据说现在已经有很多人往那去了。“

 “我们也去看看?活了这么久,我还没见过人类呢。”

 “得了吧,我可不想成为那些肉食动物口中的饲料。”

  “也是……我们还是先去吃饭吧。”

  谈话的两人逐渐走远,不远处的一颗树后一双白色的耳朵动了动。这双耳朵的主人似乎是想到什么,从树后走出动了动自己雪白的尾巴。转身便向着刚刚两人谈话中所提起的断崖方向走去。

………

  断崖旁。一个有着黑色头发,棕红色双眼的小团子正好奇的打量着自己身边的事物。明明处于一个悬崖的边缘,但小团子丝毫不惧怕的走动着,甚至还有意想看看那崖底有什么。确实他也这么行动了,迈着小步子渐渐的向悬崖靠近。

“再往前走的话,你可要摔下去了喽?”磁性又带着懒散的声音传到了小团子的耳朵里。小团子停止了继续向前走的动作,而是循着刚刚传来声音的方向看去。

  白色略尖的耳朵,银白色的长发,冰蓝色的眼睛,身后那与耳朵拥有着同样颜色的尾巴正左右摆动着。小团子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一般,棕红的眸中闪起了星光,一路小跑的往那人所在的地方跑去,也不管对方是否有着会伤害自己的可能。

  小团子忽地抱住了那人,或许准确的说是那人雪白的尾巴更为妥当。小团子将自己稚嫩的脸猛的埋入毛茸茸的尾巴中,口中发出了软软的带着满足感的一声“呼哇…”

“哇哦——”尾巴的主人看着不断蹭着自己尾巴的小团子发出一声感叹,冰蓝色的眸中染上了一层之前从未出现过的色彩。这么多年以来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亲近自己。

“你叫什么名字?”

  听到声音,小团子将自己的脸从尾巴中抬起。软糯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勇利!胜生勇利!“

“勇利…?正巧,我认识的一只小猫也叫Yuri呢。“

“唔…狗狗先生叫什么呢?“

“狗…狗…?“磁性的声音顿了顿有些发蒙的重新审视了一遍自己哪里像一只狗。数秒后,他以自己毛发的颜色作为借口安慰了一下自己。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维…克托……尼……ki…服劳…夫?“年幼的勇利努力着想记清眼前人的名字,但最终还是失败了。仿佛是知道自己念错了名字勇利低下了自己的小脑袋。

   维克托看着勇利低下的头感到有些好笑,随后将他从地面抱起。

“叫我维克托就好。或者你也可以叫我维恰。“

“维恰!“勇利果断选择了发音更为便利的名字。

  维克托抱着勇利,感受到周围的视线似乎比之前又增加了不少,轻叹了口气后带着微笑再度面向自己抱着的勇利。

“勇利跟我回家好不好?“

  勇利刚想点头,却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有些为难的低着头。

“怎么了?“维克托饶有兴趣的看着勇利。

“不…不可以…和陌生的……“勇利说了一半看着对方的耳朵似乎是感觉接下去的词有些不妥,想了一会儿改口到:”不可以和陌生的维恰回家!“

  维克托被勇利说的话愣了一下,紧接着从他的口中发出了一连串的笑声。

  [明明之前那么无防备的来亲近我,一下子又警惕起来。还有陌生的维恰是什么?小孩子都是这么有意思的吗?]维克托稍稍平稳了一下内心,抬起手捏了捏勇利肉嘟嘟的脸。

“可是时间已经不早了,我要回家了。如果勇利不和我走的话,那我只能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了。“维克托说罢,便蹲下身把勇利放到地上。

  维克托正想着离去,却发现自己的裤脚被一只小手拉扯着。

“不…不要留勇利一个人…呜…勇利会跟…维恰回家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软糯的声音带着哭腔,这一切让勇利更显得楚楚可怜。

维克托感觉自己像是受到了什么精神攻击一般。再一次把小小的勇利抱了起来,轻轻的用手擦去了流下的泪水。

“不会留勇利一个人的,所以不要再哭了好不好?”这可真是维克托活了这么久以来初次对一个人如此细声细语的说话。

勇利乖顺的点了点头。之后维克托笑着摸了摸勇利的头:“好孩子。”

就这样维克托抱着勇利逐渐向自家走去。

看着维克托离去的背影,四周的树林中传出了一些七七八八的声音。

“被抢先了一步,俄罗斯老狼下手还真是快啊。”

“真不愧是尼基福罗夫家族最有希望继承家主的人。“

“呵,真想看看他那张笑容的脸后究竟是什么样的。”

“好了好了,也别太难过了,人不还活着吗。看老狼的样子他还没打算现在就下手,我们还有机会,现在先回去吧。“

……              

…………

从断崖到维克托家的距离还是有一些远的。不知是先前哭累了还是更早些时候兴奋累了。此时的勇利脑袋靠在维克托的脖子处安稳的睡着,明明是睡着的状态但手却紧紧的拽着维克托的衣服。

打开了自己家的门,看了看自己抱着的人。维克托思考了片刻,走向了一间卧室。

[真是一只小猪啊]维克托看着勇利的睡颜在心底轻笑了一下。

温柔的将勇利放在床上,替他盖好被子后轻手轻脚的把卧室门关上了。

微靠在门上,维克托抬起手扶额自言自语的嘀咕着:“啊…我到底在干什么啊…。“摇了摇头:“还是早点睡吧”

维克托起身,往自己卧室走去。



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勇利迷糊的用手揉了揉眼睛望着周围一片漆黑的环境,心底不禁萌生出了害怕的感情。

看似略有些胖胖的身体却十分灵活了爬下了床,打开门后跟着自己直觉开始寻找起那熟悉的身影以及气息…………。

不得不说勇利的直觉真是准的出奇,没过一会儿他就找到了维克托所在的房间。

维克托的房门并没有关。勇利像是怕自己会吵醒维克托一样蹑手蹑脚的趴在门框一侧小心翼翼的往卧室里看去。

月光恰好洒在维克托的床上,银白色的长发在月光的沐浴下显得有些不可思议的发光。勇利看的甚至都出了神。

“勇利…?”维克托轻唤了一声。

仿佛是没有料到会被维克托发现一般,躲在门框一侧的黑色小脑袋猛的缩了缩。

狼族的警觉都是极其高的,维克托其实在勇利开门时就已经醒了,只不过因为好奇勇利想干什么才故意装睡的,但是发现等了一些时间后就再也没有声音了,还以为小猪又再一次昏睡了过去才出声的。

“别躲在那里了,过来吧。”维克托坐起身,向着门框的地方招了招手。

勇利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走到了维克托身旁。在维克托再度开口提问之前,勇利先开口了:“黑………勇利一个人睡不着……。”

“噗”维克托噗嗤一声:“之前在悬崖边都不害怕呢。”

[明明先前还大胆的往一头即将成年的雪狼怀里扑]当然这句话维克托并没有说出口,他可不想吓着眼前的小团子。

把勇利抱到自己的床上,替他再次盖好被子。

“好了,这下勇利能安心睡着了吗?”

稚气的脸上扬起了一个宛如天使般的微笑后,勇利闭上了眼睛再一次睡了过去。


“黏人的小猪还真是睡的够快啊。”


“之后的生活说不定会越来越有趣呢…。”


“Спокойной ночи(晚安)хороший сон (好梦)”



Tbc.


————————————————————————————

一直特别想写幼年勇利!幼年勇利实在是太可爱了啊,在文里竭尽所能

的想体现出勇利的可爱。如果这份可爱能传递给大家的话就好了ww

目前维克托对于勇利[有趣]占大数。所以绝对没有奇怪的癖好_(:з」∠)_

最后我还是想说一句:

幼年勇利太可爱了!!!我爱他!!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w。

评论(2)
热度(62)

© なるせ ゆう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