なるせ ゆうこ.

反鸡汤小战士||小学生文笔脑洞大无边´_>`||咸鱼国国王||乐于挖坑,填坑龟速||维勇固定派||薛洋的女朋友❤

#维勇#HAPPY BIRTHDAY Victor!

🎂老毛子生日快乐🎂

💕祝大家圣诞节快乐w💕Merry Christmas~

#原著向# #避雷注意·婚纱勇利有#  #勇利属于维克托OOC属于我# #就想吃糖# #小学生文笔#

 
  勇利坐在窗边,望着外面早已被大雪覆盖的白色世界。[明天就是维克托生日了啊…我应该送什么才能让维克托有惊喜的感觉呢。]脑中闪过无数作为贺礼的物品,都被勇利一一否决了。轻叹了口气,低头看向了自己右手无名指的戒指。

  在思考了良久后,勇利拿起手机给尤里奥打了个电话。
  “啊…尤里奥?”

  “哈!?我不叫尤里奥!!”电话里传来了一如既往的怒吼声“蠢猪你打电话给我干什么啊?!”

  “因为明天就是维克托生日了…我就想问一下送什么给他会比较好。”

  “这种问题为什么要问我啊???!你们这对笨蛋夫夫真的好麻烦啊!”尤里奥极度不耐烦的继续说:“把你自己送给他不就好了!!老秃子一定会开心的哭出来的!”

  “啊???那要怎么送啊?”

  “那你自己去想啊!!笨蛋猪!再见!”并不想继续被秀恩爱的尤里奥迅速挂断了电话。

   勇利还想继续问点什么,听到“嘟”的挂断音后有些发愣的收好了手机。[把“我”送给维克托吗……?可是我已经是维克托的了啊,要怎么送啊…?]勇利再一次回到了之前的神游状态…

  “勇利!勇~~利!”正处于发呆状的勇利忽然感受到自己脸部被一个毛绒绒的物体蹭着。
  “唔……马卡钦!?维…维克托快住手啊!”此时的维克托正抱着马卡钦不停的往勇利的脸上蹭。
  “诶~不要。我刚刚叫了勇利很多次噢,勇利一次都没有回答我。这是对勇利的惩罚,呐~马卡钦~”仿佛是为了回应维克托恶作剧一样,马卡钦叫唤了一声。
  “啊…对不起,维克托。”感受到是自己的失礼后勇利微微低下了头。维克托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将马卡钦放到了地上。
  “那么作为勇利不理我的补偿,勇利跟我去一个地方吧。”维克托扬起微笑,将勇利从椅子上拉了起来。
  “去哪儿?”勇利穿完大衣,带着疑惑看向一旁的维克托。“秘密。”维克托说完熟练的对着勇利送去了一个wink。早已习惯的勇利选择了无视。

————————

  站在商店门口,看着眼前商店里各种各样的婚纱,勇利的嘴角有些抽搐。他的直觉告诉他,如果他踏入了这家店,他一定会后悔的。
 
  正想着怎么开口离开这个鬼地方,维克托已经拉着他进了店。
 
  婚纱店比勇利在门外想象的更为豪华。天花板上的镶钻吊灯,四周发着金光的墙纸,身在这样一个环境下,勇利不禁感到有一丝眩晕。
 
  “勇利喜欢什么样的婚纱呢?”维克托的声音将勇利拉回了现实。
 
  “为什么要来这种地方啊!?”勇利并没有回答维克托的问题而是急于想快速离开这家婚纱店。他总觉得接下去的事情会让他羞耻到死。
 
  “因为……”维克托顿了顿随后展现出一个灿烂的微笑继续道:“结婚的话,新娘都要穿婚纱啊!”
 
  “我是男的啊!!!”勇利几乎是对着维克托吼出声的。[我绝对不要穿婚纱!绝对!不要!]勇利在自己的内心深处不断的坚定想法,不管维克托说什么他都不会答应的。可是勇利并没有意识到对方可是俄罗斯老流氓啊。
 
  看着自家小猪如此抗拒这件事,维克托就更加想看小猪穿上婚纱变成公主的样子了。
 
  维克托走近勇利,抬手抚上勇利的唇,拇指指腹在唇上从左往右轻轻滑过。维克托低下头在勇利的耳边用着极为撩人的语气开口:“要是勇利愿意为了我穿的话,我也可以穿给勇利看噢。”仿佛是为了打破勇利内心的最后一道防线维克托再次开口:“只穿给勇利一个人看噢。”说完后维克托在勇利的侧脸留下了一个吻。
 
  勇利如同机器死机一般愣在原地,脸上不知何时染上了绯红。
 
  “那么给小猪3秒的思考时间~”维克托看着傻楞楞的勇利。
   “3”
[不…不行,我一定要坚持自己的想法]
   “2”
[可是…维克托穿婚纱的样子………]
   “1”
   [我到底要怎么办啊!]勇利的内心陷入了巨大的纠结中。
 
  维克托好笑的看着勇利:“时间到!小猪的回答是Yes还是No呢?”
  勇利抬起头盯着维克托看了一会儿,轻声问:“维…维克托说的话肯定会去做的吧?”
  “当然。”俄罗斯老流氓露出了一贯的微笑。
  “那…好吧。不过只有这一次啊!”勇利说完便撇开头不去看维克托了。维克托笑了一声,拉起勇利的手往里走去……。

——————————

站在试衣间门口落地镜前的勇利身着纯白色的婚纱,一直戴着的那副土气的眼镜被人拿走,因为自己感到太过羞耻的原因,两手紧紧拽着婚纱脸上也染着一层粉红。一副让人感觉楚楚可怜的样子。
  “维克托,这样就好了吧?”勇利低着头,声音小的几乎听不见。
  回应勇利的是一阵脚步走近的声音。循着声音,勇利带着疑惑抬起了头。

  “唔…!?”刚抬起头就感觉自己唇上传来一阵熟悉的柔软感。“维…维克托。这…可是…嗯…在…外面。”断断续续的声音从勇利的口中流出,乘着勇利说话时维克托的舌头灵活的钻入了勇利的口腔,与勇利的舌头进行着缠绵。此时的勇利只觉得自己的脑袋昏昏沉沉的完全无法思考,随着身体的本能附和着维克托。

  蓦然一阵脚步声传入两人的耳朵里。勇利顿时清醒了过来,抬手推着维克托。维克托看着心急的勇利,心里起了一丝的戏谑,丝毫不放开勇利,反而加重了手上的力气把勇利圈在自己怀里继续亲吻着。 远处的脚步声逐渐清晰起来,勇利急的咬了维克托的下唇一下。            

  “啊…”维克托吃痛松开了勇利:“小猪咬人可真疼啊~”
 
   勇利看着维克托那张十分欠扁的笑脸,鼓着脸转身进了试衣间换衣服。
 
  看着勇利进了试衣间后,维克托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一句:“这样的勇利实在是不想给别人看呢,婚礼的时候还是穿西服吧。”

   “不过…这件婚纱还是买下来吧”

——————————
 
  两人缓缓的走在回家的道路上,勇利看着街道上的商店,忽然被其中一家吸引去了视线。仿佛是突然想起了什么………

  “维克托先回家吧!我过会儿就回去!”

  这是勇利从婚纱店出来后对维克托说的第一句话,先前因为赌气,无论维克托怎样逗他,他都扭开了头。

维克托如何放心留勇利一个人,正想开口问。
勇利也好像料到了维克托的意思一般先开口了:“拜托了维克托!”

[眼睛又闪着光了啊,一定又寻找到了什么吧。]维克托凝视着勇利的眼睛,像是想起了过往的什么在内心无奈了一句[真是个一如既往自说自话的“公主”呢]
 
  “那勇利要早点回来噢?不然可是会有惩罚的”维克托说完,在勇利的额头印下一吻,便自己向着家里的方向走去。

  望着逐渐走远的维克托的身影,勇利转身向那家店跑去……。

———————

橙红色的天空被幽蓝取代的早已多时。
 
  维克托坐在沙发上,捧着体育杂志随意的扫着。马卡钦爬在门边,时不时的抬起头寻找着另外一个时常陪它一起玩耍的身影。

    “叮”

  首先打破这份安静的是墙上的时钟。

   「十一点三十」

  维克托抬头看了一眼时钟,随手扔掉了手中的杂志。站起身,准备去拿自己的大衣。

  “汪汪汪!”马卡钦忽地朝着门的方向叫唤着。“马卡钦,现在可不是玩的时候。”维克托丝毫没去看马卡钦,只想着赶紧出门把自家的小猪抓回来。

   “咔嚓”钥匙转动的声音。门开了。

   “呼…哈…呼…维克托,抱歉!我回来晚了。”一路上跑着回家的勇利大口喘着气。

   “勇利,你回来了啊!勇利最近是不是在和俄罗斯航空比赛呢?”维克托带着笑意的继续开口:“勇利,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勇利十分清楚现在的维克托绝对生气了。

  “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维克托蓦地抱住了勇利,他曾多少次想夺门而出去寻找他,只因他想着要信任他,如同相信他一定会赢一样的去相信他不会太晚回家。

  “维克托……”勇利又怎会不知维克托生气的原因,在赶回来的路上他甚至希望自己有一双翅膀能飞回维克托的身旁。他深知他一定在担心着自己,同时也在相信着自己。

  一时之间两人谁也没有再开口。
....
........
...............

     时针指向了12。
 
    倏地。房间被窗外的灿烂照亮了。绚烂的烟花直冲天际,将幽蓝的夜空衬托的更让人陶醉其中。

   两人同时向窗外看去。

   最先回过神的是勇利,他从维克托的怀抱中挣脱出。蹲下身将之前一直拽在手里的袋子放在地上,从中取出了两个玩偶。
 
   “这个送给维克托……因为需要定制所以才用了这么多时间…”勇利将玩偶塞给了维克托。

    维克托此时才发现勇利进门时握着的袋子,低头看向手中的玩偶。

   那是…穿着纯白婚纱,手捧鲜花,笑的一脸幸福的Q版勇利以及一身白西,嘴里咬着一支蓝玫瑰还抛着wink的Q版维克托,细看之下两个人的右手无名指上都带着金色,圆圆的东西。

  维克托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诶!?维克托为什么要笑啊!好歹我也是鼓足勇气才进店定制的啊!要是维克托不喜欢的话,那就还给我。”勇利说完就想把玩偶拿回来。

   维克托往后退了一步,避开了勇利想要拿回玩偶的手。
  “我可没说不喜欢啊~只是没想到勇利原来那么喜欢这套婚纱啊。”

  “嗯!?我才没有!只是发现维克托好像很喜欢这样才……”勇利的声音由高变低,到最后发出的声音和蚊子有些相近,容易害羞的体质此刻再一次显示在了勇利的脸上。

  维克托一手抱着两个玩偶,另一只手抬起勇利的脸,趁势摘下了那架在鼻梁上的眼镜。没有了阻碍物,维克托毫不犹豫的对着勇利的唇吻了下去,熟练的撬开勇利的贝齿,炽热的舌顺势钻入勇利的口中。将勇利口中的每一个角落都爱抚了一遍,但维克托依然不满足的摄取着来自勇利的气息。

  “嗯…哈…嗯…”勇利的脑中一片空白,他无法思考也不想去思考,只是遵从着来自自己身体的反应与维克托缱绻在一起。

窗外那为了庆祝圣诞节的烟花也渐渐接近了尾声。

也不知这样的深吻持续了多久,勇利带着一点不舍的结束了它。一条银丝从两人的口中滑落。

  名为燥热的心情在勇利的心中蔓延开,抬起手将自己额前的碎发撩到了脑后。

  望着窗外最后的烟花展开、落下。
 
  房间归于了之前的亮度。

   “С днем рождения(生日快乐),维克托。”

   维克托楞了,本以为那玩偶只是勇利送给自己的圣诞礼物。没想到却是生日礼物。
  原来今天是自己生日啊。长时间独自一人的生活竟让他连自己的生日都淡忘了……。冰蓝色的眼眸中闪过一丝落寞。
   第一次见维克托露出这样的神情,勇利伸出手抚上维克托的脸,嘴角扬起微笑:

    “Я люблю тебя(我爱你)”

冰蓝色的眼眸中出现了笑意,嘴角也上扬起来。

   “今夜は月が绮丽ですね(今夜的月色真美)”

END.

评论(2)
热度(49)

© なるせ ゆうこ. | Powered by LOFTER